《夏日》2021,娄桦林
此方与远方

同其他小城一样,这里的日夜仿佛没有两样,静静的。春去夏至,秋去冬来,只有落下的水杉针叶述说着变迁的故事。


也喜欢沉默不做声的微笑,就像你又从我身边走过,我也同你一起走。

-《在香港的夜班巴士与武汉的夜巷》楼林(娄林桦)


同时

我们渴望联系,所以居住的社区不断的扩大,渐渐形成了市镇,大城市的中心往往不适合居住,因为噪音太大。在城市里,人们也渴望到与自然多接触,武汉的东湖绿道上也往往挤满了锻炼的人,后工业化的国家也流行在城市的近郊居住,因为正好能满足两样需求:对社区以及对自然的渴望。

何处是天涯

人们总说:“经历过总比没有经历过强。”我想起这句话来宽慰自己了。如果现在不去试一试,什么时候再试呢?如果没有体验过漂流,什么时候才会体验一次?等老了的时候?
电视上常批评“到此一游”的行为,想必也是游客们自我纪念性质的极端化——不留下什么就好像没有体验过,无法证明,又正好没有人可以拍照来证明自己来过。自拍流行后,游客们也不必担心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痕迹了。旅行纪念物也不再那么重要了。

激进之真实

电影为我们提供不同的观看视角,各种不同的事物,不论是熟悉的,不曾见的,还是异样的,这些事物都在电影的映射下,带给我们全新的观看感受。毕竟,电影为我们提供了难得的机会,来重新审视我们身边的世界。如今,人们习惯把电影比作缩短人生,也有人把人生比作拉长的电影,每个人都是他们自己电影里的主人公,而唯一需要担心的是:他们的表演(人生经历)是否值得观赏,特别是他们曾经历的苦难。

关于教育的话

世界的历史也似一部人类不断启蒙的历史,从古罗马文明到基督教起源,到哥伦比亚的发现以及库克船长的航行。加缪认为世界的历史是从保守到自由的循环,在两极间轮换。人类的历史也像是不断认识自身的历史,是不断发展,进化的历史。或许教育是人自身不断更新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的过程。保有一颗真诚接受改变与愿意理解新事物的心,或许也是教育为何之因。


同行